Ron Artest

穷汗漫之大荒,当昆仑之南轴,铄精刚之猛气,产灵猊之兽族。

靛蓝菌:

肖根重逢两周年。玩个表情包梗。

祭喜鹊


        大年初一上午,我们驱车回到老家,想起好久没去看家乡附近的那条河,便相约和妈妈还有弟弟一起去河边看冬景。老家一如既往的尘土四扬,我们走下河堤,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麦地里,灰黄的土地上纵横着低矮的绿色,看上去沉沉闷闷的。就在这时,一抹飘动的黑蓝跳进我的眼帘,让我不禁为之一振,走了近些,才发现那是一只倒毙的喜鹊。
       我们向前走去,嘴上说着:“这可怜的鸟儿。”
       我们经过了它。
 ...

续集(二十三)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人们从来都无法想象一个女人的胸襟能包含着多么广阔的宇宙。
      她从小成长在将门世家,她的父亲是被称为大卫南天一柱的定国公宋威,其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生十八个儿子,然后把他们送上战场为大卫征战南北,开疆扩土。于是当他第一个儿子出生之后,他满怀希望的将这个孩子命名为“衍”,便是取其“在中者,盛也”的意思。
      然而他的梦想最终没有...

菩萨蛮

醉里殷勤理旧狂,魂魄相见两茫茫。梦中垂泪眼,执手更凄凉。
昔日欢合好,今朝别离长。子夜歌不尽,相思断人肠。

轮回(五)

第五章


邯郸城外有一个小山丘,每到初春时分,邯郸城内的贵族王孙就会呼朋唤友,架鹰牵狗,携带美姬在这里欢饮高歌。然而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天也渐渐转凉,自然不会有什么贵公子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游赏。山坡上的草地敌不过岁月的力量早已变得枯黄,一只储食的兔子警惕的前行着,肉眼可视的范围内并没有什么危险让它有些发下心中的戒备。这时,一块石子破空而来,准确的撞上了它的脖子,小小的石子带着莫可抵御的冲击力将那兔子撞得翻滚了几圈昏死了过去。一双手抓住兔子的耳朵将它提了起来,这只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掌心有着薄薄的剑茧,虽不大却有力。少年欢呼起来:“太好了,又有肉吃了。”他向坡顶飞奔而去,扒开一丛...

续集(二十二)

本来想赶到粽子节发出的,码完最后一个字一抬头,粽子节已经过去了。好吧,还是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
贞平二十五年夏七月,南楚兴兵犯我南疆,水陆三十万逼迫云南。郡主临危受命,御楚军滇江之上,南楚水军严整,军势浩大,郡主屡战不克。
——《梁史·云南世家穆霓凰传》

穆霓凰以为自从那天之后,她们再无相见之期了,只是世间万事的发展从来不会按照人们的愿望前进。当时她正站在水军营寨三里开外的地方,夕阳逐渐沉下滇江,染得那激荡广阔的江面一片血红。穆霓凰紧握着马鞭,努力的将那片血红想象成夕阳的颜色而不是真真正正...

躲进小楼成一统

虽然说纳兰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传唱了这么久,但是让我真的这样有所感觉的掏心还是第一次。我原先只觉得,真正的感情无论是爱情、友情、亲情都只会越来越浓厚,怎么会让人有悔不当初的感觉。现在看来,真的是有的,这并非说是我觉得掏心之间的感情不真正,不纯粹,不美好,而是我觉得,总是有人希望她们之间的感情不真正,不纯粹,不美好。

作为一个极其后知后觉的人,直至今天,我依旧不明白从轰轰烈烈到残阳如血中间经历了什么,等我回过神来,只觉得现状跟被打砸抢烧之后现场有异曲同工之妙。站在一片废墟之间的我一脸茫然,幸而还有一些幸存者努力的想要将这片废墟复原,让我心里不禁泛起“同是天涯沦落人”和“海内存知己”的心酸和宽慰...

续集21



穆霓凰想过很多次,如果宋凝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要做出什么样的表情,用什么样的言词应对,然而当那少女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发觉自己做的都是些无用之举,她压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努力的调整着脸上的肌肉,想和帅帐里其他怒目而对、义愤填膺、恨不得杀之以图后快的部将们一样摆出一张穷凶极恶的脸色来,最后收获的也只不过是一张僵硬酸痛的脸罢了,她明明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最后能宣之于口的也不过是一句:“你来做什么?”

黑色的巨大棺椁被六十四名白衣素裹的士卒抬进来,甲胄在身的年轻将军望着穆霓凰一字一句的说:“敬武校尉、下关守将宋凝,奉吾皇之令,特来将穆深大帅的尸身奉还。”


不出所料,强自压抑的...

心之火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灯,代表着什么?

在我很小的时候,老家有一盏煤油灯,火光微弱,气味刺鼻,我提着它在院子里晃悠,看看鸽子撵撵狗,灯光恰能照我身前一方,还不如天上的星星明亮,于是我便抬头看星星去了。
上初中时为了看书,买了一个小小的手电筒,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偷偷缩在被子里,笛福、斯威夫特、奥斯特洛夫斯基、狄更斯争先恐后的进入我的脑海,揉杂成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我也曾有幸看到过海上的灯塔,黑的化不开的夜幕里,凝聚的光束间或扫过沉睡的货轮,海水不甘寂寞的一次又一次拍打着海滩,背后是不灭的城市,身前是汹涌的大海。
在家时我和弟弟躲在屋里,只开着台灯,他奋笔疾书写着永远写不完的作业,我便随手拿一...

续集20

       “深死,穆军惶惶不能战,卫军合围,迫之甚急。深长女霓凰聚众将,于中军执掌帅印,军心遂定。于是全军素缟,哀兵以战,铁骑突营,百折不回,自巳至酉,卫不能当,穆军遂得以突围,退保青冥关。”

        贞平二十四年秋的这场战争随着连绵不断的秋雨迅速在诸国传播开来,未过多久,就连最偏远的北燕也知道威名赫赫的云南王穆深败于卫国大将宋衍手中,自己也战死下关,宋衍的威名再一次被诸国王侯将相反复提起,而和他一同被提及的还有一个名字——穆霓凰。...

© Ron Artest | Powered by LOFTER